化学化工学院
网站首页|学院概况|机构设置|师资队伍|人才培养|学科建设|科学研究|重点实验室|党群建设|交流合作
文章内容页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学生工作>>清水文学社院刊>>正文
《清水院刊》第98期-“不忘初心跟党走”主题
2017-06-05 17:52   审核人:

       

我读《高老头》  

轻合书卷,脑中一片清明,《高老头》算是读完了,作者巴尔扎克已带我经历了一遍那个时代上流社会的一些事。百感交集,不禁写下了这篇文章。  

《高老头》这本书能让我读完也算是挽回了一桩遗憾。早在我上初二的时候,就无意间借到了傅雷译的《高老头》。当时似乎刚学过傅雷家书的一篇课文,对傅雷很感兴趣,于是就打算读读这本译著,不想当时发现我一好哥们儿买了一本我更想读的书——《复活》,于是和他做了个交换,《高老头》就被我抛之脑后了。直到这次,在图书馆发现在《人间喜剧第五卷》中有傅雷译的《高老头》,就借来一睹为快了。  

这本书是在讲一个伟大的人,同时也在讲那个时代的上流社会。面粉商高里奥靠面粉生意发家,由于过度溺爱两个女儿,在她们出嫁之时把自己的财产一分为二全给她们陪嫁了。自己受两个女婿、女儿嫌弃(因为高里奥已经没什么钱了)独自搬到了穷人们的包饭公寓——伏盖公寓。这里是穷人们的居所,住着各种各样的人,有好心的苦役逃犯、未经世事的大学生、鳏居的寡妇等等。  

其中,初入社会的欧也纳向往混入上流社会,想尽办法勾上了高里奥的二女儿但斐纳,为装点装束向本就很穷的家里要钱。最终进入上流社会的欧也纳看清了他所向往的这个社会的许多丑恶。原来表面上光鲜亮丽、奢华优雅的上流社会人士私下里并不如他所想像的那般快乐,处处都要防着谣言,为了面子不顾任何感情,为了钱财不择手段。他们天天苦恼,伪善面容下总有着无情的痕迹。  

在高老头和他的两个女儿之间,欧也纳成了无用的调和剂。高老头伟大的父爱感动了这个初入上流社会的年轻人,也感动了我。那是怎样的一种爱?眼里只有两个女儿,没有其他人,甚至连自己都没有,他的女儿幸福,他就快乐,他的女儿遭难,他就痛苦,并想尽办法去帮忙。他的女婿不喜欢他,为不使女儿为难而独自居住;女婿欺负女儿,他着急要去算账,甚至急出病来,并为此断送了性命。当他临终想要再见一见女儿时,两个女儿却总以自己为主,认为自己最为紧要,父亲一时半会儿不会死的。两个女儿的无情是高老头自己造就的,这一点不是他人的错,他溺爱着女儿,愿为她们倾尽所有。  

在他神智时醒时昏之际,终于道出了他自己的两种心声,一面是他可以原谅女儿,女儿们只要自己好好的不来也好;一面是埋怨女儿们无情,从她们结婚那天他就看透了一切,只是不愿意相信,但现在已然应验。高老头的葬礼寒酸萧索,没有亲人送葬,没有上流社会该有的豪华棺材、豪华唱诗班。只有那个穷人居所为他置办丧礼,几个良心未泯的穷人和欧也纳为他送葬。  

时代不一样,但感情是相通的,我虽然无法想象当时的那个社会的生活,但巴尔扎克带给我们的是那个时代那个社会的灵魂。我体味着,不禁寒颤,光鲜亮丽的背后总是藏污纳垢,这不是那个上流社会特有的,巴尔扎克让我们看到它是为了什么呢?我沉思不语。  

作者:应化16-1田康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其实凛冬已至(接上期第三版)    

店长该好好谢谢发廊那位小姐姐,孟奕然用手抚过萱草凛然绽放的花朵时想到,如果没有她,这些花得死一半。  

他抬头看见长发飘飘的漂亮女人在书吧左边的落地窗附近徘徊。那女人看上去大概刚过二十岁,长发垂至半腰,发梢偏紫。她的上衣也是薰衣草色剪绒大衣,下穿黑白紫三色格子短裙和打底裤。一双短筒高跟鞋跟马丁靴踩在地面上哒哒作响。  

生面孔啊,孟奕然心想。“你好,”他走上前,“我们店今天一周年店庆,不对外营业。不好意思。”他瞥一眼店门,暂停营业的牌子正好好地挂在门上。  

女人好像如梦方醒,有些尴尬的笑了笑。“真不好意思。我看店里有人,还以为牌子挂反了呢。”她上下扫视孟奕然的衣着,接着又问,“你是这家店的员工吗?”  

“是的。”孟奕然回答说。  

女人轻轻点了点头,眼睛微眯了一下,露出微笑:“谢谢提醒,打扰了,再见。”她说完,摆摆手,从步行街中央的糖械树间穿过,去到对面。  

奇怪的人,孟奕然心道。那女人的身影刚被树干挡住,她的身后就响起了店门的迎客铃铛声。  

“傻站着干什么呢?”一如往常的身着领班服,但却把长发剪成短发的高玲倚着门框,左手掐腰,“赶紧进来,就穿一身燕尾服不冷么。”  

年方二十六的领班大姐一只脚把另一扇门勾开,孟奕然面露略带歉意和讨饶的笑容,趁这空挡快步步入店中。  

“全员到齐~!”高玲转身把门带上,潇洒干脆。  

店里,其他店员早就坐在了临时拼好的长桌前,他们都穿着店里的统一制服,只是孟奕然考虑到要在这么一个还算是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演奏,才穿了燕尾服和一件外罩的大衣过来。他在另外两个男性店员的调侃声中来到最靠近门的末端坐下,不成想却被从落地窗射入的阳光晃了眼。  

坐在他对面,背对阳光的韩笑掩嘴轻笑着起身,小跑几步到落地窗前,把窗帘整个拉死。  

谷叶桐踩着从窗帘的间隙里透进的最后一束光,步下通往一楼的最后一级阶梯,来到所有店员面前。他轻呼了一口气,带着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——孟奕然注意到他好像刚刮了他那本就稀薄浅淡的胡子——环视所有人,随后缓缓开口……  

1、 留侧马尾的女人  

“店庆快乐……”齐昕手托腮,歪头望着窗外,双目失焦的说。前辈陈涵走过来,隔着前台给了她一记弹指,让她瞬间从电脑椅上弹了起来。  

等她从惊慌中恢复过来,才看见面前双臂环抱,一脸揶揄坏笑的陈涵。  

“别胡闹啦涵姐,会吓出病来的。我还以为是店长呢……”齐昕越说越小声,半低着头重新坐下。她晃了晃鼠标,已经黑屏多时的屏幕重新显示出画面。  

但陈涵不以为然。“你个小妞儿,会怕咱们亲爱的店长?”她俯身趴在前排桌上,伸手捏住齐昕的下颌,抬起,“是别家的店长吧?”随后趁着对方正欲开口反驳之际乘胜追击,“比方说——啊!”陈涵来得如此猝不及防的叫声让齐昕不由得脚下一蹬,连人带椅一并滑到前台的最里侧,撞上墙壁。  

齐昕听见陈涵向店长讨饶,心说这下真是一语中的了。  

  作者:应化16-1吴峰 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少年之于国也  

 尝闻宋庄敏公有言:“君子之为学也,将以成身以备天下国家之用也。”又闻梁启超先生“少年中国者,中国之少年也,故今日之责任,不在他人,而全在我少年。”奋发之句。遂有任重道远之感,为中华今日之学子,当怀悬梁刺股、囊萤映雪之志,奋发寒窗。方可效张骞、傅介子立功西域,为世界之和平、国家之安定尽献我等微薄之力。故曰:“少年之于国也,为学成身而为国成用,于青春无悔也。”  

  自钓岛争端之日起,举国忿恨,常以驰骋疆场空想之,然实不能为国讨贼,不免望月而空叹之。陆放翁有云:“位卑未敢忘忧国”,故不能代国远征,忧恨难平:忧于世界和平安定之局面,若起战端,实置两国民众于水火;恨睹如此之现状,不能为国出力,实为愧然。唯寄志于学,以期来日国之征召。近闻台独分子甚为猖獗,尝思同处我泱泱中华之地,何须蔡英文之辈数逞小丑之态,明遵“九二共识”,实则亲敌卖国,更有国贼李登辉,千古难遇之败类,叛两党而卖一国,为我中华上下所不齿。然为我中华之统一,为我人民之和平,并未出征讨逆,不想养虎为患,贼得寸进尺犹然。故不战则已,战则必击破之。《宋史》言之:宗泽壮志未酬,大呼三声“过河”而卒。今日之中国,定酬天下之愿,全民众之心,绝不再有“过河”之遗恨。遥思韩信屡出奇兵,背水一战;诸葛七擒七纵,渡泸平叛。此皆为国统一,蓄势破敌之妙举,而创举世之美谈。遂曰:“少年破敌,需蓄今朝斗破苍穹,摘星斩晖之势,以破来日之劲敌。故须练经天纬地之才,铸文韬武略之将。《春秋》有云:“养兵千日,用在一朝”,千日之兵,必以精神锻之,以信念练之。此精神信念即为前汉大将陈汤之语:“明犯中华者,虽远必诛”,待明日响应国家之号召,率百万雄师,以横扫千军,傲视群雄之势,出征讨逆,仿仁贵跨海东征,学元敬艨艟击贼。天兵一至,必驱尽倭寇国贼,戍我中华万世之和平。  

  昔日左文襄公年且八旬,尚率三湘子弟,挺身入疆,战侵略之敌,捍祖国之主权,可谓雄心未老,骥志千里。老者如此,况我等乎。若人民,国家有命于我,当率我陇原子弟,新大学子为国先锋,内正民族之气,外扬中华之威。遥记朱老总为左权将军题诗:名将以身殉国家,愿拼热血卫吾华。太行正气传千古,留得清漳吐血花。借此诗,拙作《渔家傲》一首,与诸君共勉,以壮同行,以慰同心;  

  狄青夜夺昆仑关,仁贵三箭定天山,金兵闻岳皆胆寒。军难撼,除却倭贼国无憾。  

  愿仿仲升戍边关,气壮山河跨雕鞍,千里明月满平川。浩气然,甘为吾华卫长安。  

   

作者:化学15-1 李江 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关闭窗口

Copyright ? 2017-2020  彩宝彩票安卓版   版权所有    ICP05003919